中國一帶一路惡果 經濟殖民栽跟斗

0
35cf36ce46462a600c3885bc1870fbca

▲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安哥拉總統勞倫科(Joao Lourenco)。(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日新聞
國際中心楊智傑/綜合報導

中國近來面臨複雜的經濟問題,除了新冠疫情導致上海、深圳等科技金融中心封城、外資外企接連落跑,國內房地產市場崩盤、爛尾樓斷供與河南村鎮銀行弊案牽動連鎖金融問題,國外則因「一帶一路」鉅額債務窮國無力償還導致呆帳,專家認為現階段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啟動以來,海外債務壓力最嚴峻的時期,不僅經濟成長岌岌可危,更免不了遭逢海外放款呆帳危機。

▲中國靠一帶一路對開發中國家大量放款,如今全球經濟風險上升,窮國無力償還債務的惡果開始反撲。(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過去幾年遭到批評,西方國家指責中國用「債務外交」讓全世界的開發中國家更加依賴北京,儘管北京方面否認指控,但過去10年來中國確實成為全球最大的政府債權人。英國媒體《金融時報》指出,中國在一帶一路投融資金額高達8380億美元,相當於在數十個發展中國家投下將近新台幣24.9兆元,比國際貨幣基金(IMF)或世界銀行發放的貸款還要多。

然而根據紐約智庫「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估計,包含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多個參與一帶一路國家經濟及財政急速惡化,自2001年以來不少國家要求貸款減免協商,包含註銷、延期付款、降低利率等,總額預估高達1180億美元(約新台幣3.5兆元)。

▲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安哥拉總統勞倫科(Joao Lourenco)。(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僅無法順利拿回貸款,近來中國也發現自己正自食債務陷阱惡果,被捲入必須提供緊急援助的惡性循環當中,否則國際聲譽將遭重挫,落實北京債務外交的野心;為了防止窮國債務崩潰,美國威廉瑪麗學院「AidData」實驗室發現,中國內部設有機構負責提供百億美元的援助貸款,分別投注包括巴基斯坦、阿根廷、白俄羅斯、埃及、蒙古、奈及利亞、土耳其、烏克蘭和斯里蘭卡等還債能力低下的國家。

然而,這些國家還債能力低下是眾所皆知,包含被標準普爾、穆迪等機構信用評比為「垃圾級」,中國努力幫助他們償還舊貸款、避免評等遭下調的結果,從斯里蘭卡身上來看只能說是白費工夫,最終仍讓外界開始聚焦中國透過一帶一路對窮國經濟殖民所爆發的惡果。

《金融時報》報導中也引述北京一名高級政府顧問的說法,坦言北京被迫重新思考一帶一路倡議的戰略價值,更強調在全球經濟風險上升的情況裡,這些對開發中國家的大量投資事實上根本不具商業價值,而是一種資本外流,加上以非洲為首的許多一帶一路國家經濟前景急遽惡化,北京方面必須更加謹慎才能行動。

▲圖為2019年習近平訪問希臘比雷埃夫斯港。(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習近平去年11月在一帶一路座談會上其實也強調了謹慎的重要性,提到要將「小而美」的項目作為對外合作優先項目,並且要做到「危地不往、亂地不去」,要求一帶一路倡議能「全面強化風險防控,提升安全保障水準」,不過如今國內爛尾風暴不斷,海外呆帳風險恐怕更加力不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