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又爆性騷!前黨工求助青年部主任卻被逼道歉:妳給人家燒到整懶趴火

0
D6374196

▲民進黨中央黨部。(示意圖/記者陶本和攝)

ETtoday新聞雲
記者皮心瑀/台北報導

民進黨又有前黨工跳出指控遭到性騷擾,向時任青年部主任蔡沐霖反映,對方卻表示,「不是啊!妳給人家燒到整懶趴火,還關門說要保持距離,誰不把這個門撞開」、「雄性動物追求異性不成,總會被傷自尊嘛,妳要多體諒」,最終讓被害人不得不道歉,但道歉後的日子並沒有更好過,還被霸凌,甚至直接在民進黨中央黨部昏倒。

受害人透過臉書表示,自已當時被部門同仁陳右豪追求,而陳右豪是蔡沐霖最重視的下屬。兩人原本相處的不錯,一直以好朋友身份互動,但大家都知道她早有穩定交往數年的對象,且從不隱藏,對方卻開始幫買早餐,或是叫計程車到她家樓下,要求陪去喝酒,且傳訊息頻率越來越密集,還深夜打電話。在各種飯局喝醉時,他會摟腰、摸屁股、玩頭髮、偷親臉頰,她每次都明確的拒絕,但對方卻沒有因此收斂,「這些事情都讓我難受到好想死,但還是必須故作微笑的說,你不要這樣。」

受害人指出,有次部門到外縣市出差,必須過夜,那次餐會結束,她在餐廳外與志工們聊天時,陳男跑來要求她回飯店,「我說我已經下班了,我可以自己回去,他直接對我大吼:『妳給我上車!』」回去後,對方跑來房前按電鈴,藉故說他的錢包放在她背包,他要進來拿。那一整晚,他都用這個理由想進入房間,但錢包根本不在這裡,「我非常明確的表達,我需要休息,請他離開。他不顧我的拒絕,瘋狂按電鈴、敲門、踹門。」

另一次,受害人說,陳男房間在她隔壁,聽到他與其他人通電話的內容,所以提醒說隔音很差,結果他馬上跑來敲門,說要解釋,開了門,他還把她的房卡抽掉,說要去他房間談,還曾在飯店監視顧著門、不讓女方走出房門,形同軟禁。

受害人說,自己不堪其擾,決定向蔡沐霖申訴,面談一開始,蔡沐霖說,「他每天送妳早餐已經是很嚴重的事了!」原本心想,太好了,終於有人注意到了,沒想到繼續說下去,蔡沐霖卻表示「不是啊!妳給人家燒到整懶趴火,還關門說要保持距離,誰不把這個門撞開」、「雄性動物追求異性不成,總會被傷自尊嘛,妳要多體諒」,反過來檢討被害人。

受害人透露,從那之後蔡沐霖態度大轉變,開始處處針對她,甚至以這件事影響部門氣氛,逼她要跟陳男道歉,「他給我三個選項,一是調到其他部門,二是用黨內規處理(資遣)我,三是要我跟陳道歉。」受害人最終選擇道歉,但蔡沐霖不時會在工作群對她冷諷,甚至用髒話出言辱罵,也曾當眾羞辱她沒腦子,「我那時患上憂鬱症,需服身心科藥物才能苟延過活。所以我也有錯,因必須服用藥物、精神不濟,工作時有恍惚,容易被責備。但我受到的懲罰真的合乎比例嗎?」

受害人指出,蔡沐霖想以此逼迫她離職,而她身心狀態已到達極限,實在承受不住欺辱,下定決心要辭職,返回家鄉靜養。那天交接完資料,午休時等待跟同事去買午餐,下一秒,眼前一片黑,直接在黨中央10樓昏倒,「我就在民進黨的中央黨部,因遭受職場霸凌而昏倒。可能連電影都不敢這麼演,但這一切都如實發生。」

受害人表示,這消息也驚動到高層,但後來,也沒有任何下文。這件事想必不是秘密,許多政治工作者們多少耳聞。但很遺憾,從她受害至今,從未獲得應有的對待與說明。

受害人直言,「我知道此時此刻,民進黨承受不起再有第二個受害者出現,任何的受害事件,都會被上升為政治炒作,進而攻擊這個我深愛、且投入一切熱情服務的黨。但是,對不起,我真的撐不住了。不論是看了影劇,或是看到其他黨工的求救信,真的覺得好累、好痛。」

● 《東森新媒體ETtoday》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