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州「全屬虛偽不實」駁性騷 大牙反擊:問心無愧

0
20230627125340

陳建州否認性騷。翻攝陳建州臉書

太報Tai Sounds
作者 黃于珊

《我愛黑澀會》第一代成員大牙(周宜霈)今(6╱27)在臉書控訴2012年7月18日凌晨遭當時的經紀公司傳奇星老闆陳建州(黑人)深夜直闖她飯店房間性騷,「他一把從背後環抱,我第一時間護住胸部,死命掙扎但就是抵不過他人高馬大的力氣」!對方還問她:「怎麼樣?壯吧!」對此,陳建州也發律師聲明回應表示:「內容全然不實,將委請律師追究法律責任。」對於陳建州的聲明,大牙透過經紀人強調:「本人陳述均為事實,問心無愧,公道自在人心。」

陳建州表示絕對支持現今#MeToo,鼓勵受害人勇於為自己權益發聲,「但絕不容許發生藉此機會惡意抹黑、虛偽之惡意栽贓行為」。律師也還原事發當時:「2012年7月香港製節目行程,當事人均為團體行動,絕無周宜霈女士指稱私人獨處之事實,周宜霈女士之指控毫無根據、全屬虛偽不實。」

陳建州強調自己「行事坦蕩」,「如有行為缺失絕對願意積極面對,但若有不實指控,無端耗費社會大眾視聽及媒體資源,實為不妥」。也已委託律師將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范瑋琪在老公發出律師聲明後,也透過經紀人發出同樣的律師聲明表示:「關於周宜霈女士,於2023年6月27日在臉書刊登之貼文,內容全然不實,當事人將委請本律師追究法律責任,並嚴正聲明。」

20230627125418
陳建州發出律師聲明。經紀人提供

大牙今在臉書表示自已被困在11年前的那個晚上,她回憶當時與女化妝師、男髮型師、男經紀人、當時的老闆陳建州以及他的男經紀人共6人搭俗稱的紅眼班機飛香港錄節目《18/22》,在搭車前往飯店的路上,因她哈欠連連,陳建州問她:「這麼累?是不是很久沒有鬆一下?」當下她沒想太多,直覺他說的是按摩,就附和著說:「對啊很累,肩膀很緊,是應該要鬆一下。」她說後來才搞懂他口中的「鬆一下」是別的意思。

到飯店後,大家進電梯準備各自回房休息,大牙說陳建州用氣音問她:「妳住幾號房?快點啦!妳不是說想鬆一下?!」因拗不過,只好告知他房號,心想:「你的經紀人也在,就不信你敢幹嘛!」

大牙進房後開始準備梳洗,此時門鈴響了,而她身上只穿1件內褲,她以為門外是經紀人和髮型師,披上浴袍去應門,「我傻住了,在貓眼另一頭的是老闆陳先生!我隔著門大喊,你幹嘛啦」?陳建州用很低的聲音說:「妳先開門,快點!妳先開門,我跟妳說2句話就好。」

心想可能真的有什麼事,大牙就開個小縫聽陳建州要說什麼,「他非常迅速地把剛開一個小縫的門推開,轉身進來把門關上,然後就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為了跟他保持距離,我坐在桌子旁的電腦椅上,不時的拉緊浴袍」。

不敢跟陳建州翻臉的大牙說:「《黑澀會》時期曾被他冷凍過,知道他有的是方法能讓我馬上沒有工作,我要想辦法全身而退。」就在她騙說化妝師跟閨蜜會來找她之時,「他一把從背後環抱」。還問她:「怎麼樣?壯吧!」大牙說:「我冷冷的告訴他我喜歡瘦皮猴,不喜歡壯的,你不要這樣!」沒想到對方回:「妳又沒試過,試過了搞不好妳會喜歡!」

來不及反應的大牙,「我就從掙扎到隨著他倒到我的床上!終於找到機會一把推開他,拉好就快散開的浴袍,告訴他胡鬧完了快回去自己房間,我真的很累了」。陳建州竟回:「好!那我們快一點!」

大牙對陳建州說:「我是把你當哥哥,你已經結婚了,你的婚禮我也有去參加,你這樣真的不對,也很奇怪!」對方卻回:「沒辦法,妳范范姐就很不愛這種事啊!」

不敢相信的大牙說:「那個愛妻形象的他,在螢幕上塑造神仙眷侶的模樣,我見證了他們至死不渝的愛情,他竟然講出這種話!我真的很想吐……而且范范姐不愛這種事,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為什麼要告訴我?!你再怎麼有需求,也不應該認為自己可以對其他女人這樣!」

為了自己安危,大牙以「同公司」為由回絕,並說化妝師跟閨蜜馬上就到了,陳建州見狀說:「好啦!既然妳很累那就算了,那你親我嘴巴一下我就走!」傻眼的她問:「你會叫你妹親你的嘴嗎?」對方竟回:「是沒有過,不過下次可以試試!」最後他才覺得沒意思就離開。

沒想到大牙房門電鈴又響,陳建州對她說:「妳擠一點卸妝油給我,不然我怕在電梯口碰到其他人!」她驚訝:「這人居然連這種脫罪的細節都規劃好了。」她說:「面對這種城府極深的性騷擾甚至性侵犯,為什麼這麼多女生不敢說了。他形象包裝的手法,高深到我忍不住懷疑,他到底有多少事情是真的?」扯的是,之後陳建州回房後又打電話來問:「牙妹妳睡啦?沒有啦,我想說如果妳睡不著的話可以上來我房間,我房間比較大,還可以看DVD!」

大牙說這件事,她想說出來很久了,但始終沒有勇氣,「後來也陸續聽到其他被陳先生用類似招式拐騙的案例。她們不願意公開,甚至根本不想回憶,不想自己的名字跟這個人掛在一起。他用著他愛家護妻的形象,時不時打著公益與運動的善良模樣示人,經營著他的公眾事業。那誰會相信我?是不是默默讓這件事情過去就好」?

幾年前,大牙和朋友聚餐時巧遇陳建州和范瑋琪也在同一家餐廳吃飯,「當下我非常想躲起來,甚至希望自己能擁有隱形的能力,沒想到還是被看到了……,他大大方方的帶著太太過來和我打招呼。渾身不自在到反胃想吐,但還是如同當年一樣,硬擠出笑容。發現,我不只是厭惡他,同時非常非常懼怕他」。

大牙感謝這波#MeToo願意站出來的人們給她勇氣,「我佩服妳(你)們的不畏懼,讓大家認真看待性騷擾,我才不至摔死。曾被他下令冷凍失去工作過,真的會怕。此時若不說出來,11年前那個晚上永遠是我不時會想起的惡夢」。

20230627130218
大牙(左)老公阿廖師表示「現在有人欺負妳,我一定欺負他」護妻。翻攝大牙臉書

《太報》關心您:若遭到性騷擾或性侵害,請撥打113專線,尋求專業協助。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