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藍綠競相加碼老農津貼,飲鴆止渴?

0
20230830 043707 U20715 M884025 Ffb5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侯友宜提出調高老農津貼不低於8000元的政見。(圖/侯友宜競選辦公室提供)

傳媒
主筆室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侯友宜提出調高老農津貼不低於8000元的政見,結果被農業部長陳吉仲諷刺說,侯友宜的幕僚該多做點功課,多瞭解農業部已經在進行的業務,因為老農津貼每4年就會調整一次,大概明年1月符合資格的農民就可能會領到8000元。

陳吉仲是有理由酸侯友宜的,因為今年3月立委郭國文等人提案,要求提高老農津貼的排富條件,包括個人所有房地產門檻由500萬元調高至800萬元。當時陳吉仲在立院答詢時就說,會將把老農津貼至少調到8千元。陳吉仲的手腳的確是比侯友宜快。選舉快到了,朝野各黨立委相信都不會擋人財路,甚至會競相加碼,例如民進黨立委蔡培慧等人就主張加碼1000元至8550元,讓老農「安心過好日」。老農津貼明年肯定會高於8000。

到底什麼是老農津貼?這是不是只有農民特有的福利?

老農津貼的根源為台灣過去社會福利大小眼,政府優先照顧與政權穩定最相關的軍、公、教的退休保障,接著才是勞工,而農民是最被忽略的。農保制度成立最晚,而且軍、公教與勞工的保險都有老年給付,惟獨農保沒有老年給付項目。為了補這個社會安全漏洞,在1995年立法訂定《老年農民福利津貼暫行條例》,對65歲以上的農民發給福利津貼,最初金額是3000元,之後數度調高,到2011 年修法除將津貼提高到7000元,並規定之後每四年依物價指數調格一次。上次調整是2020年調為7550元,所以明年2024年的確是老農津貼再次調整的時間點,而依近年通膨程度,明年津貼調漲勢在必行。因此,也很難批評陳吉仲說要調漲老農津貼完全是選舉考量。

20220623-044316_U18440_M772093_4071
1993年縣市長選舉,民進黨黨主席許信良也把老人年金當成民進黨候選人的共同政見,年金牌助民進黨攻下台北、宜蘭、新竹、台南、高雄、澎湖6縣。(新新聞資料照)

年金牌助民進黨攻城略地

不過從歷史來看,各式「年金」、「津貼」一直是選戰的利器。1970、80年代是「拼經濟」的年代,不重視社會福利、社會安全網漏洞百出,加上逐漸高齡化、農村凋敝,到了1990年代,倡議社會福利,尤其是對年長者的津貼,成了正當性十足的政治主張。

1992年立委選舉,台南縣民進黨籍候選人蘇煥智主打「老人年金」政見而高票當選,他當選後也推動各種老人、老農的年金立法。隔年縣市長選舉,民進黨黨主席許信良也把老人年金當成民進黨候選人的共同政見,年金牌助民進黨攻下台北、宜蘭、新竹、台南、高雄、澎湖6縣,綠色執政縣市兩年後開始發放老人年金,引起中央執政的國民黨緊張,一方面擴大辦理中低收入戶老人生活津貼發放,黨籍立委也關注起老農等弱勢者的保障。

1995年立法院在審議農民健康保險條例修正案,民進黨籍立委蘇煥智、戴振耀、翁金珠與蔡式淵等人共同提出每月3000元的《老農津貼條款》,他們的主張獲得國民黨農業地區立委(所謂「老農派」)支持,最後促成立法院制訂《老年農民福利津貼暫行條例》。

之後,朝、野立委都把老農津貼等當成選戰神器,例如2005年底縣市長選舉前,藍營立委就提出調高老農津貼修正案,泛綠立委也不敢擋。到了2007年總統大選前,兩黨領導人陳水扁、馬英九競相加碼老農津貼。當時擔任政務委員的林萬億和主計長許璋瑤都反對加碼老農津貼,他們認為這會破壞規畫中的國民年金制度。據林萬億當時估計,若老農津貼加碼1000元,國民年金前十年共需增加逾786億元經費。

先有真實需求才被政治炒作

20230324-101951_U18448_M839463_c140
政治人物會炒作社福議題,也是因為社會保險未健全,才讓老農津貼成為真實的需求。圖為立委蔡培慧(中)等人召開「安心過好日 幸福有加倍 老農津貼加1000」記者會。(柯承惠攝)

如果只是歸咎於政客為選舉炒作社福議題也不盡公平,正是因為社會保險未健全,才讓老農津貼成為真實的需求。但老農津貼的法源之所以稱為「暫行條例」,就是因為當年國民年金制度還未建立、農保也沒有老年給付,因此「暫時」以老農津貼照顧農民晚年。

老農津貼不同於勞保、公保等社會保險的老年給付。老農津貼是由政府預算編列,而社會保險是由被保險人繳保費、政府只是補助保費,被保險人依加保年資領取不同金額的年金給付。當然,政府對保費的補助要顧及所得分配問題,就如《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社會福利政策綱領》指出的,社會保險應兼顧各人口群、職業別的所得重分配效果,「與所得相關之保險給付,若因不同職業別與所得等級造成給付水準、所得替代率與給付條件等之差距,政府應積極予以縮小。」也因此,最弱勢的農保虧損鉅大,也最需要政府補助。

目前類似老農津貼的給付還包括老年基本保證年金、原住民給付、中低收入老人生活津貼以及榮民就養給付等。其中的老年基本保證年金和老年年金不同,這是國民年金開辦前、針對65歲以上老人發放的「敬老福利生活津貼」,在國民年金開辦後改名繼續發放,但金額遠低於老農津貼,只有3772元。。上述津貼總領取人數約129萬人,給付總金額逾960億元,其中老農津貼領取人數近總人數45%,給付金額更超過總金額5成。

政府也在進行社會保障制度的整合,例如已領取社會保險老年給付者,於1998年《老農津貼暫行條例》修正施行後再加入農保者,無法領取老農津貼。但據統計,到2020年底農保投保人口104.6萬人中,65歲以上有權領取老農津貼者還是將近62萬人。老農津貼是由農業部(原農委會)編列預算,農委會2023年度預算中,農民福利津貼444.9億元,約占全年預算的42%,顯然對其他農業項目經費造成排擠。

社福專家的警告當耳邊風

20190823-064955_U14224_M545620_83ab
林萬億反對加碼老農津貼,認為這會破壞國民年金制度。(蔡親傑攝)

社福專家出身的林萬億在2007年就警告老農津貼不是長久之計,應納入年金體系才是正途。為什麼經過十多年後,朝野還是在競相加碼老農津貼?

很簡單,因為現行社會安全機制還是無法保障老農的安養,而對政客而言,去規畫複雜的社會安全網、老人照護體系,遠不如派錢來得方便。但是當更多預算投注在這類「輕鬆花」的項目上,就更少資源去解決農村、農業以及整個社福制度的結構性問題。若說這是飲鴆止渴實不為過──只是沒有政客敢舉手反對老農津貼。

(原始連結)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