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衛文堅稱沒浮報!零用金「她」無法決定 聲請傳「小兔」、高虹安作證

0
4346471 Ph

▲「公衛文」王郁文至少8次堅稱沒有浮報加班費等。(圖/翻攝畫面)

SETN三立新聞網
記者楊佩琪/台北報導

新竹市長高虹安被控任職立委期間,涉嫌浮報、詐領助理加班費,全案進入台北地方法院一審審理。自9月25日,北院已開庭2次,分別傳喚「認罪組」、「不認罪組」出庭,被稱為「公衛文」的公關主任王郁文強調,零用金她自己保管,高虹安無法決定使用,且表示要捐零用金是「小兔」黃惠玟說要幫同仁買辦公室用品,聲請傳喚高虹安及黃惠玟出庭作證。

綜合目前4名助理出庭時的證詞,9月25日「認罪組」多以「聽老闆的指示」作為答辯,並希望法官能給予減刑、緩刑。包括處於關鍵角色,綽號「小兔」、「兔姊」的行政主任黃惠玟。黃女強調她僅是員工「都高虹安決定」,她並沒有決定權,更沒有與高虹安謀議。其委任律師也表示「勞工沒有選擇」,高虹安是有頭有臉的立委,黃惠玟只能聽從指示。

10月2日北院再度開庭,法官傳喚4名助理中唯一沒認罪的王郁文。王郁文除了至少8次強調「我沒有虛報、浮報加班費等」,且表示,和高虹安面談後,開出的薪資即實際月領4萬6000元,勞保和健保另計。是黃惠玟向她提議,因為辦公室缺乏購買用品等設備,詢問她是否同意將部分酬金或加班費挪為零用金使用。

王郁文強調,黃惠玟怎麼向立法院申報、帳目怎麼記載、高虹安對於加班費及零用金或「獎金」的認知、其他同事的薪資狀況及回繳零用金的狀況如何、立法院相關規定等,她皆不清楚,但零用金要繳多少,黃惠玟有通知她,她也確實自行保管,「高虹安無法決定」要拿出多少以及如何運用。

王郁文的委任律師補充,立委代替立法院發放薪資給助理,薪資或加班費進到私人帳戶,就是「私款」,所有權人有自行決定如何處份的權利。因此也向法官聲請傳喚高虹安及黃惠玟出庭說明,釐清爭議。

(原始連結)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