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為財色被掃地出門 海濤爭40億資產爆城仲模介入

0
20230822123448 B267ea579cfc25b016a39837aa4ac7c5 Tablet

海濤(左)獨立弘法後,與原本是在家女弟子的雲燈法師(右)曾在去年舉行信徒見面會。(翻攝The Nerd Boss Show YouTube)

鏡新聞
文|劉志原 攝影|攝影組

海濤法師弘法時以一句「假的,眼睛業障重」紅遍半邊天,2021年他宣布退出海濤弘法集團引發熱議。本刊調查,海濤是與管帳的在家女弟子吳秀慧鬧翻出走,甚至因10億元資產爆發訴訟,隨著多起官司開打,雙方撕破臉,也揭露更多驚人內情,不僅傳出海濤是因女人及錢被趕走,更驚爆旗下6個協會及佛教團體,資產高達至少40億元,雙方協商分產過程中,連前司法院副院長城仲模也被捲入,但因談不攏而告破局,海濤因此遭控侵占公款,戰況越演越烈。

去年9月,本刊踢爆本名黃榮享的海濤法師與在家女弟子、海濤集團執行長吳秀慧鬧翻。2021年海濤宣布獨立弘法,隨著雙方多起官司開打,爭奪的資產也從外界認為的10億元,暴增至40億元之多。最近的一件宣判,是吳要奪回資產控制權聲請的假處分案,今年7月28日遭高院駁回。

20230822123339-f2e5bf2387f6393ce7da7e82fa24d5ef-tablet
海濤集團執行長吳秀慧(圖)負責管帳,她是佛門在家弟子,遭海濤解職後,目前仍在管理集團。(翻攝生命電視台臉書)

本刊調查,登記為社團法人的印經協會等組織,名下財產約20億元,原本由海濤擔任理事長,與海濤慈悲志業集團執行長吳秀慧二人共同控制,集團另有約20億元的不動產、現金及外幣,登記或存放在海濤與吳秀慧等至少19個帳戶及私人名下。2020年,海濤突然解除吳秀慧在集團的一切職務,40億元的資產爭奪戰就此開打。

20230822123435-113fcdc501493d39a83241cee68e5c76-tablet
前司法院副院長城仲模(圖)去年3月至律師事務所關心海濤案談判,全程不發一語。

知情人士透露,雙方鬧翻後,去年3月,前司法院副院長城仲模帶頭與一名李姓男子及律師至律師事務所,其中一人戴著調查局MJIB字樣的帽子,與吳秀慧及其律師相約談判,城仲模全程不發一語,李男自稱代表海濤,若吳秀慧與丈夫林基城不配合交出海濤的相關印鑑、存摺,「有人會透過黨政軍來處理這件事。」當時雙方有意和解分產,但後來無共識,雙方戰火越演越烈。

本刊調查,海濤原本是集團的代表人物,吳秀慧擔任集團總管理處執行長,她及先生再分別擔任護生及救狗等6組織擔的祕書長,管理集團40億元資產,2020年雙方鬧翻後,海濤宣布將解除吳秀慧在集團職務,並開理事會將吳秀慧與先生在護生等組識的祕書長職務解除,海濤接著辭去6組職理事長職務,同時選出新的理事長,海濤隨後宣布獨立弘法,離開集團。

20230822123546-b1dcceb7bd1464d51e4177c162fae684-tablet

本刊8月16日赴海濤三星道場,直擊志工拿出寫著海濤擔任理事長的護生、印經等6單位的捐款收據。

20230822123536-57b41e71270e6bc4d17ae08f283e4bd5-tablet

三星道場開立的捐款收據,仍顯示由海濤擔任理事長。

海濤離開集團後,吳秀慧與丈夫雖控有海濤及護生等6大相關組織印鑑、存摺,但在法律上已失去在護生等6大組織的職務,且大部分資產都仍在海濤及支持海濤的弟子名下,吳秀慧與丈夫因此對6大組織提出多項訴訟,要確認自己是遭違法解職,但大都敗訴,目前纏訟中。

20230822123508-5bc5f227621e276b6ddc7c770b3f12eb-tablet
宜蘭三星道場產權在海濤名下,但志工表示,海濤已不會再到這裡弘法。

知情人士指出,目前集團資產及運作雖由吳秀慧及丈夫控制,但產權及所有權大都還是登記在海濤這一方名下,由於資產來源多是信徒奉獻,已很難釐清一開始的錢到底是要給海濤個人?還是集團?還是交由海濤運用?最後海濤很可能等到吳秀慧與丈夫提的相關官司敗訴確定,再以自己是所有權人的身分,打官司要求吳秀慧等人返還資產,若這一代無法解決,相關人百年後,資產變遺產,將是另一場難解的法律戰。

20230822123558-cec1f3cbdf267ab04ea13742c8493b7e-tablet
吳秀慧(圖)認為,所有的錢都是佛陀帳,並非海濤個人所有。(翻攝佛教慈悲志業基金會臉書)

海濤弘法資產衍生的爭議,在宗教界並非首見,一般寺廟也常將資產登記在私人名下,遇當事人過世即有繼承爭議,或如海濤案雙方鬧翻而爭產不休,10多年前,台中護國清涼寺即因出家人爭產打架濺血。政府有意訂定《宗教團體法》等法律,要求財務由會計師查核並公開,讓宗教資產透明且永續運行,但10多年過去,在為善不欲人知、宗教自由及稅務等諸多因素交雜下,相關立法工作仍是漫漫長路。

(原始連結)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