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提拔羅一鈞!淪唯一被高端提告醫師 王任賢嘆:指揮中心背後高層指示

0
Ebe0196856d8d4226109a0397b35a29c 1280

高端疫苗引起很大爭議。資料照

壹蘋新聞網

記者林志怡/台北報導】選戰倒數,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王任賢遭高端公司提告,也是唯一被告醫師。對此,他嘆說,背後主使應該是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及更高層官員,目的是引發寒蟬效應,但想起過去,當年新冠肺炎第一批電腦斷層資料,是他帶給疾管署長周志浩的,而疾管署副署長羅一鈞,當初還是他招募進來的防疫醫師,他和這些抗疫戰將都不陌生,相信指揮中心是出於「不得已」只好配合。

ebe0196856d8d4226109a0397b35a29c_1280
高端疫苗引起很大爭議。資料照

(新增:指揮中心說法)

王任賢也是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而自新冠疫情爆發後,他基於專業、時常發表與疫情相關的言論,而高端疫苗問世後,也多次投稿、提醒政府注意疫苗效益,近期卻遭高端提吿,該公司認為,王多次稱高端疫苗為無效疫苗,涉貪瀆、違規取得EUA等不實言論,此舉是為維護高端疫苗名譽與投資人權益。

針對這次遭高端提告,王任賢態度坦然,直言「受到打壓不是只有這一次」,不過他從來沒講過「高端無效」,只是一再強調「高端沒有證明自己有效」,2者完全不同,後者意味著高端辜負民眾的期待,他希望作為「台灣兒子」的高端可以好好成長、變成一代護國神山,結果現在如此沒出息,3期臨床試驗也沒做完,實在令人失望。

高端國產疫苗一路以來引發的護航、採購價格爭議,被視為是加深民進黨北市長候選人陳時中仇恨值的主要來源之一。高端在選前大動作提告,不僅告王任賢,上周再對北市研考會前主委、現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系教授的周韻采提告,周的夫婿高思博,高的父親高育仁,姊夫正是國民黨主席朱立倫。

4958945a30be0cde7ee791f6ef6cba53_1280
朱立倫姻親也遭高端提告。資料照片

王任賢也說,高端眼前不上不下的窘境,與政府監管失能有很大關係,如今的政府與高端是「哥倆好」互相扶持,就像早期的華航與民航局,當時華航人員都是空軍官校的學長、學弟關係,民航局監管力道難免不足,現在角色改變,華航人員不一定要空軍官校出身,所以都改善了。

另王任賢強調,國家要扶持高端,就得好好教育這間企業,讓其變成真正的護國神山,高端卻向他提告,推測「很可能是指揮中心要求去告的」,因為指揮中心不可能去告老百姓,所以找上了高端,變成類似代理人的角色,不然一個沒有特殊立場的企業,為何如今才要拿他說「高端沒效」來打官司?

11ec3f9bf636aef61ab077ed7fecd294_1280
羅一鈞投入防疫醫師行列,當初是由王任賢面試。資料照片

對於指揮中心在訴訟中的角色,王任賢說,這是選舉選到沒有步數了才這樣做,指揮中心乃至於疾管署的人,不是他的同輩就是晚輩,周志浩與他以平輩相稱,莊人祥與羅一鈞等兩位副署長都是他的晚輩,尤其羅還是他當年擔任口試委員招進來的防疫醫師,「我們互相了解,我是知道的,你們一定是有苦衷,不得已才會這樣告我」。

王任賢釋然說,「雖然他們這樣做,但我是不會怨他們的」,這樣的大動作背後一定有目的,不然老朋友間一通電話就可以溝通,至於指揮中心不得已的原因,他不想猜,但應與高層有關,「他們有他們的考量,而且一定是政治考量」,否則他文章都寫200多篇了,等到靠近選舉才提告,最大目的當然是嚇唬人、建立寒蟬效應而已。

bb5dad19a6473be9830349701d57a3e3_1280
王任賢認為高端會提告是背後有高層指示。資料照片

關於過去與疾管署的互動,王任賢說,他曾擔任傳染病防治醫療網中區指揮官,在與對岸的互動過程中,也被對方視為人才,因而邀他到當地進行醫院感染管制人員培訓,包括越南與其他合作醫院,不過他都是以顧問身份從事教學工作,也只收取相應勞務費。

在中國的工作一路從2014年做到2019年,王任賢直到2020年1月19日、武漢封城前4天才回到台灣,他笑說,當時再晚一點就回不來,而當疫情爆發,他也馬上透過中華民國防疫學會與中國的中華預防醫學會交流窗口,取得第一批新冠患者電腦斷層等資料,並在第一時間交給周志浩,後續許多傳染病資訊,對岸也都有提供。

王任賢強調,醫療是最不該牽涉政治的領域,不論是對高端的言論,還是他過去在中國的工作經驗,他從來都沒有後悔,尤其針對疫情,「從數據去看,是看不到造假與誹謗的,這是我的風格,一直都是這樣做的」,他自認問心無愧。

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今回應,高端是獨立上市公司,它要提告任何人,都沒有事先告訴指揮中心,指揮中心也從未跟高端討論這件事,王任賢可能有所誤會。

★快點加入《壹蘋》Line,和我們做好友!

★FB按讚追蹤《壹蘋新聞網》各大臉書粉絲團,即時新聞到你手,不漏任何重要新聞!

(原始連結)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