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性騷第三案加害人是組織部副主任!何孟樺哽咽:曾越級上報秘書長

0
4186431 Ph

▲何孟樺哽咽說明性騷第三案,加害者為組織部政務副主任林男固。

SETN三立新聞網
記者 高逸帆/台北報導

民進黨連兩日爆發性騷擾案件,今(2)日再傳還有第三案。對此,民進黨台北市議員何孟樺哽咽表示,加害人就是剛剛離任的民進黨組織部政務副主任林男固,她甚至曾經越級上報到秘書長,但因為機制沒啟動,所以沒有裁量標準。她也強調,當事人已經離開政治圈,希望媒體不要去找對方。

何孟樺今在台北市議會召開記者會說明,並同時在臉書發文表示,2018年他擔任民進黨青年部主任時她的部門出現的案子,當時她曾要求黨中央積極處置,但過程非常挫折。她今天也要請黨中央勿枉勿縱,並全面檢討現有通報機制,是否能夠保護當事人。

何孟樺指出,她在擔任民進黨青年部主任時,當事人是她部門的夥伴之一,當時她發現夥伴有異樣,在一起出差時主動問對方,對方告訴她被其他部門主管寫情書、半夜打電話騷擾,這位加害人,就是剛離任的組織部政務副主任,林男固。

何孟樺說,她得知此事之後,便跟當事人說:「我覺得我們要上報,我不想看到自己人被欺負。」因此第一時間馬上跟當時的婦女部主任通報,並呈交相關的證據。主任也報告副秘,她當時告訴當事人,視其意願,要走任何程序,我都絕對挺到底。不過,當時民進黨的性騷擾調查程序,其中有一條是「必須送到中常會」,婦女部主任向她還有受害者說明,這樣整個事件就一定會在媒體曝光。

何孟樺指出,在徵詢當事人意願後,對方向她表達不願在媒體上曝光,所以沒有啟動調查機制,但依然希望能停止這種情況,也不希望再見到林男固。但當時高層最初做的決定,卻是要她的同仁調部門,像是距離比較遠的婦女部,或是調到不同樓層的媒創,她跟當事人都無法接受。

何孟樺說明,最後黨部的處理方法,有三項:

一、副秘將林男固叫到辦公室警告對方,秘書長在主管會議提醒男女互動要有界線,並在黨部召開性平課程。

二、林男固平調,雖然說是平調,但是是從小部門換到大部門,感覺上根本是升官,當時我向黨部抗議,但黨部的說法是沒有進入調查程序,需保障對方工作權,但物理上因為部門調動,使兩人距離拉遠。

三、女方進駐地方,當時正值地方選舉,有許多黨工會進駐地方幫忙,受害者優先能夠進駐,換言之不用進辦公室遇到林男固。

何孟樺說,對於這個處理,她當時其實很不滿意,她也不斷向副秘溝通、抗議,甚至越級上報到秘書長,希望林男固為自己的行為得到懲罰。她說,但在機制沒啟動的情況,沒有裁量標準,儘管她一再抗議,黨部也卻仍說只能這樣處理,當事人雖然口頭說接受,但她依然不滿,希望不要這樣就算了。

何孟樺說,後來隨著選舉結束,黨中央人事改組,她當時有再問一次受害人,現在黨部高層不一樣了,要不要再申訴一次?對方回她說不用了,她也沒再多問什麼,不久之後她離開青年部,對方也被他們選舉時合作過的朋友邀請,去到民間公司工作。但這件事情,絕對是當事人離職的原因之一。

何孟樺指出,時至今日,她想到這個事件還是會很難過,當時能夠做更多嗎?到底有沒有保護到當事人?她從頭到尾都不知道蔡英文主席知不知道這件事,做為中階主管,當時很難有機會能直接與主席對話,但她也許做的不夠多,她沒有透過任何管道試圖讓黨主席知道。

何孟樺說,從種種的事例可見,民進黨的性騷擾處理機制有非常大的問題,從通報到後續處理,可說是對被害人非常的不友善,而今天,黨中央雖然宣布林男固已離開現職,但她也同步請黨中央、台北市政府如果可以,務必提供受害人必要協助,保障受害人的人身安全,並視其意願尋求法律途徑。

何孟樺表示,每當看到相關案例,她都會回想一次整個過程,卡在上下之間的無力感,也曾經讓我非常挫折,所以,這次她真心希望黨中央能真的學習到教訓,請賴清德主席好好正視、不要姑息,把爛肉都刮掉,讓所有黨工能夠安心在黨部工作,否則真的有愧於民進黨始終堅持性別平權的價值。

(原始連結)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