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AI繪圖卻收費300元,合理嗎?Midjourney是藝術界的新工具還是隱憂?

0
Img 1662373040 40762

遊戲設計師傑森.艾倫在科羅拉多博覽會的年度藝術比賽的得獎作品《Théâtre D'opéra Spatial(太空歌劇院)》

數位時代

2022.10.7更新
「AI 繪圖」的功能先前在國外的藝術圈引起廣大的討論,現在這股風潮也吹進台灣。

有網友在繪畫委託相關的臉書社團發現,有人貼出用AI生成的方式製圖,不過一張圖要收費300元。這則貼文被許多人截圖討論,更有繪師在推特上發言表示:「動幾下滑鼠就完成的事情給你 50 塊工本費就差不多了吧」。

究竟AI協助人類做圖,可以視為新的工具,還是對藝術界的衝擊和隱憂,而人類使用AI作圖,除了藝術價值的討論外,究竟算不算「自己的創作」,可以收費嗎?

**以下是今年9月的原報導:

畫布、顏料曾經是視覺創作的核心之一;後來,相機被發明了,攝影技術也拓展了藝術的疆土。現在,AI奪得美術大獎了──藝術界的未來將會走向哪裡?

遊戲設計師傑森.艾倫(Jason M. Allen)在科羅拉多博覽會的年度藝術比賽,以作品《Théâtre D'opéra Spatial(太空歌劇院)》奪下首獎,也掀起論戰。該比賽參與的項目有常見的視覺藝術領域,如繪畫、雕塑、縫紉等等。

而艾倫的三件作品參與評比的項目則是「數位藝術」,指使用「數位科技作為創作或展示過程的一部分」的作品。只不過,艾倫用的是AI圖像生成工具「Midjourney」製作成的。

AI媒材掀論戰,「藝術」的定義漸模糊

遊戲設計師傑森.艾倫在科羅拉多博覽會的年度藝術比賽的得獎作品《Théâtre D'opéra Spatial(太空歌劇院)》

艾倫獲獎的作品看起來像是巴洛克油畫加上科幻電影的超現實組合。擔任比賽評審委員之一的藝術家Cal Duran也表示,雖然艾倫的作品中提到了「Midjourney」,且他在審視作品時並不知道它是由AI生成的。但Duran與另一位評審還是堅持將這幅畫作頒發該項目第一名,並表示評審正在尋找「講述故事、喚醒靈魂的作品,我認為這件作品做到了。」

該比賽的結果引發了藝術家以及網民的激烈爭論。數位科技與他們製作圖像的方式、以及過於便利和強大,已經引發了關於它們是否能夠「真正」創作藝術或幫助人類創作的爭論。

一位推特用戶這樣說:「這就跟為什麼我們不讓機器人參加奧運會的原因完全一樣。」另一位寫道:「我可以了解人工智慧藝術很有用,但是生成一幅畫來聲稱你是藝術家?絕對不行。」

而一些藝術家也對人工智慧在藝術創作的興起感到擔憂。畫家朱馬隆(Genel Jumalon)在推特直言「這爛透了」,而後補充聲明自己支持AI作為創作工具,但比賽項目應該要有獨立類別。

而漫畫家馬特.博爾斯(Matt Borrs)則詳細說明了他的看法:「科技可以做的工作越來越多,讓富有的人變得更富有,但大部分(科技)似乎並沒有讓一般大眾受益……對於開發人員和科技人來說,(人工智慧藝術)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但對於插畫家來說,這非常令人沮喪,因為感覺就像你已經不需要聘請插畫師。」

從字句組合生成畫作,創作方法不再侷限

但艾倫本人的立場也毫不退讓,甚至很高興掀起人工智慧作為藝術創作工具的關注和討論。他說,儘管自己沒有使用畫筆來創作,但創作出三幅投稿作品,也花費了他相當大量的工作,並不容易。

任何人都可以向Midjourney輸入「憤怒草莓的油畫」之類任何無厘頭的字詞,並在幾秒鐘內從AI接收到幾張圖像。但如果要呈現令人滿意的光影、構圖、主題等,還要在有限的字詞內精準表達,「這並不只是拼湊字詞就可以贏得比賽。」艾倫說。

他表示自己花了80多個小時、歷經900多次的修正。首先,他先結合「褶邊連衣裙和太空頭盔的女性」為主題的敘述,生成維多利亞與太空主題的角色。接著,他在文辭中針對畫面明暗、色彩進行更多修正,最後形成三件作品。

然後,他在Photoshop後製並潤飾了這三張圖片,例如其中一位角色在生成之後沒有頭,因此艾倫補上了擁有深色捲髮的頭。最後,他用名為Gigapixel AI的軟體讓圖片畫質更好,並在當地印刷店印製在畫布上。

艾倫投稿的另一幅作品。

艾倫後來在Discord的Midjourney討論區中表示:「與其討厭科技或應用它的人,我們不如承認它是一種強大的工具,並長久地運用它,這樣我們才能向前邁進,而不是為此怨懟。」

艾倫還沒有分享獲獎作品使用的文辭提示是什麼。他計劃在今年完成更大的相關作品前保密。

「大數據」訓練,可能隱含風險?

Midjourney從今年7月開放公開測試以來,已經成為相當受歡迎的創意工具,只需靠著文本敘述就能輕鬆上手。而尚未向公眾開放的AI製圖軟體還有OpenAI的DALL-E 2和Google Research的Imagen,可以用來生成極其詳細、逼真的圖像。

但DALL-E 2和Imagen的研究報告都承認了所謂「大數據」圖像訓練帶來的風險──大量的圖像數據訓練讓AI可以自動生成圖像,也會讓他們大量複製這些資料內的西方文化和性別刻板印象

這些偏見與刻板印象將可能被大規模傳遞,也可能被延伸到性別與種族的歧視。OpenAI在線上公開的「風險和限制」文檔中,說明了文字提示如何反應這些問題,例如「護理師」一詞產生的圖像幾乎都是戴著聽診器的女性,而輸入「CEO」顯示的圖像幾乎都是男性,而且幾乎都是白人。在Google Brain團隊成員介紹Imagen的研究論文中,Imagen似乎也呈現了「幾種社會偏見和刻板印象,包括對傾向生成膚色較淺的人的圖像,以及對於不同職業的描繪會產生西方的性別刻板印象。」

目前,OpenAI和Google Research都還將注意力集中在可愛的卡通圖片上,尚未觸及到令人不安的圖像與領域,例如色情與暴力等主題。

 
 
 

 

 

 
 
 
 
 

 

 
 

 

 
 
 

 

 

 
 

 

DALL·E by OpenAI(@openaidalle)分享的貼文

 

「我們必須明白人工智慧非常酷,可以做好很多事情。」加州理工大學的倫理與新興科學小組的研究員Julie Carpenter這樣說,「我們應該作為合作夥伴與它合作,但它還不完美。它還有其局限性,而我們必須調整我們的期待。這不會像是在電影中看到的。」

資料來源:ViceCNN

責任編輯:侯品如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