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高虹安的絕招

0
20221220 041010 U1004 M818007 D51c

新竹市長當選人高虹安(中)公布第一波小內閣人事。(高虹安臉書)

傳媒
主筆室

新竹市長當選人高虹安還沒就職,新聞即已盈庭,她前腳被北檢搜索偵訊交保,後腳就宣布小內閣人事,最讓外界「驚艷」或「驚詫」的,莫過於她延攬檢察官蔡麗清出任副市長。但從綠營人士包括立委王定宇大酸,「什麼人就會用什麼樣的人!要查弊,待在檢察官位子上才對」;九合一選舉助攻或助敗的名主持人周玉蔻大駡,「幼稚、低級、耍爛招!」大概說明這個人事安排的確用兵在奇。

檢察官只有要不要當副市長的問題,沒有能不能當副市長的問題,前者涉及薪給待遇工作條件與內容,畢竟檢察官還是可以終身優遇的司法官,一旦離開司法界踏入政界,不要說薪給有損,僅僅失去終身優遇就屬大虧,但人各有志,虧不虧的標準因人而異,蔡麗清會脫離自己熟悉的司法舒適圈,特別是延攬她的市長還是選後官司爭議都不會少的高虹安,也算膽識。
高虹安與蔡麗清顯非舊識,為什麼會找上她當副市長,說法不一,有說是鴻海的淵源,有說是學弟的介紹,但不論如何,高虹安能出此奇兵,說明她能當選絕非僥倖,她用人的膽識不輸蔡麗清敢於「轉職」的勇氣。

用「絕招」能不能挖出「新竹大秘寶」?只能靜觀後效,長期不論,但短期一定利大於弊。首先,高虹安身陷助理費爭議,即使涉案金額與新竹已經被揭露的工程問題相較,微乎其微,頂多是零頭的零頭,但有官司就是麻煩,何況大帽子栽下來的是「貪污」,罪名嚇得死人,做為檢察官,有二十年資歷辦過重要案件還得「法眼明察」獎盃,蔡麗清不至於天真浪漫或官癮上頭,不有一個譜就應卯出任副市長,她不必為高虹安的助理費案辯護,也是一枚定心符─定支持者的心─檢察官相信高虹安沒事。

其次,副市長分管局處業務,獨獨沒有調查職權,但對行政權的法律邊界應該爛熟於胸,對藏在各局處業務與標案細節處的「魔鬼」,未必能全盤掌握,但應該有比常人更敏銳的感知,查覺何處有貓膩。新竹從棒球場、大車站到關埔國小工程追都有遠超過正常的追加預算,棒球場工程品質從啓用就傷人已確認有問題,用高虹安的說法,「要用無罪推定,先把缺失找出來檢討,如果真有弊案也是要交由檢調、司法來認證。」簡單講,若真要移送,至少有蔡麗清把關,不至於重蹈柯文哲的整治「五大弊案」的覆轍,雷聲大而沒雨點。

諷刺高虹安用蔡麗清是為製造「司法的恐怖平衡」,不是想太多,就是真怕高虹安挖出什麼「大秘寶」,畢竟高虹安個人的助理費案和新竹市公共工程有沒有弊端,是兩碼子事,不是台南八十八顆槍擊案或檢警八八招待所案,有一張蛛網人脈圖。

第三,但不論蔡麗清是否清查這些已經發生的工程標案,有她坐鎮,竹市公務員再放肆,也得繃緊神經,輕易不敢給高虹安埋地雷,不像她的立委辦公室,區區一員老油條助理就能整得她七葷八素;這些事,原本不必副市長督導,因為從府本部到各局處都有一條鞭的政風室,本來就該對大小標案負起監管之責,不過,不知道是「一條鞭」太徹底,還是政風室都學會與人為善的為官鄉愿之道,看不出過去發揮任何作用,新官上任不必燒三把火,至少應該一新氣象。

第四,高虹安只有一任立委的資歷,民間營運資歷與政府治理大不相同,高虹安又是新創出身,政府官僚化的框框條條,與她的創意與活力,難免需要一段磨合期,但凡高虹安在市政建設上有任何奇思怪想,蔡麗清得為她畫出維持活力又不誤踩法律紅線的最大空間,套用高虹安的話,「借重其法治長才和公務體系經驗」。這可能也是蔡麗清最沉重的負擔。因為她的資歷,新竹市有事,就是她的麻煩事,因為所有人都會問她的看法(代表司法的初步見解),而她比高虹安更不能一問三不知。

要找一個檢察官出任地方官的前例,法務部次長蔡碧仲曾經代表花蓮縣長九十九天,勉強可以相提並論;蔡碧仲是以次長身份代理,但檢察官性格不減,上任就風風火火說要查弊案,行政院發言人還特別強調,「縣長職權本來就包括查緝弊案」,照這個邏輯,蔡麗清即使是副市長,但若承市長高虹安之命查弊案,當然也屬權責之內;蔡碧仲卸任前洋洋灑灑爆料痛批花蓮縣政府「違法亂紀」,揚言要出版《我在花蓮的九十九天》,不過,俱無下文,以蔡碧仲為鑑,不能報復式查案蠻幹一通,最後花蓮王還是花蓮王,而蔡碧仲即使回任法務部,也不再像當年權力通天,既敢站台輔選還敢幫立委陳明文的高鐵三百萬「未審先結案」,蔡麗清設定「廉政興利、為民服務」,協助市長完成市民願望的目標,穩健慎重許多。

高虹安衝決選戰砲火當選,還要面對不知折騰多久的司法火網,初任首長就有律師檢察官傍身者,她算是第一人,雖然是不得已為之,却有機會打出一條血路,查不查得出弊案不是重點,但工程「清查」是絕對必要的,就像桃園市長當選人張善政要組成「公共工程安全總體檢」的委員會,除了公安體檢,最好能清查並公布所有工程標案的發包、進度、廠商…,不是為了翻前朝的舊帳,而是為了權責分明,若真有弊或缺失,也得提前公告周知,以儆效尤,新舊任交接,政策是延續的,弊端却不能延續,更不能蠢到頂缸。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