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嘉瑜的道歉VS.陳吉仲的不道歉

0
20230916 024046 U4040 M888845 5d03

農業部長陳吉仲舉行「 農業部公佈專案進口雞蛋流向,執行聯合稽查違者依法辦理 」記者會,面對是否道歉的問題,他三問三不理。(顏麟宇攝)

傳媒
主筆室

兩個「道歉」,完全展現民進黨失去糾錯機制的嚴重問題,第一個是立委高嘉瑜的道歉,為的是爭取選票,對她過去「說錯的話,做錯的事」,向選民道歉;第二個捲入雞蛋風暴的農業部長陳吉仲的「不道歉記者會」,陳吉仲並未參選,自無選票要爭取,但他的表現無可避免影響民進黨的選情,讓人好奇的是,他是否認為道歉才會影響選情,以致堅持不道歉?而他的認為是否也是民進黨的認為,以致於全黨都雞蛋風暴束手無策?也拿陳吉仲毫無辦法?

高嘉瑜錯在說了民進黨不想聽的話

高嘉瑜四年前爭取提名,淚灑中央黨部,顯然她的「特立獨行」並不受民進黨待見,民進黨只看到她「吐槽政務官和黨政策」,沒看到她在偏藍選區爭取中間選民,踢走極具基層實力的國民黨選將李彥秀,為民進黨爭下一席立委的「戰功」,從民進黨的角度,高嘉瑜的表現的確礙眼,比方,全黨挺高端疫苗(其實她也挺,疫情期間打了兩劑),但高端疫苗赴日不被承認,她直言「辜負國人期待,政府應該求償」,她說錯了嗎?高端最後終於為赴日的疫苗施打做免費PCR,雖然並未賠償;再比方,民進黨全黨力挺林智堅論文抄襲案的時候,高嘉瑜憂心表示,對選情影響至鉅可能造成「一屍五命」,她說錯了嗎?九合一選舉結果,民進黨大敗。

質言之,高嘉瑜的錯不在她說的話,而在她說了民進黨聽不入耳的話,那就不能不問,錯的到底是高嘉瑜?還是民進黨?如果她是在台南高雄任何一個鐵板綠的選區,她可以閉著眼睛關起耳朵,完全無視「民意」反應,當「全黨」護航部隊中的一個人,偏偏她在台北競選,選區還是相對藍區,立委屬單一選區,她不可能只靠基本盤當選,這個常識性的選戰策略,她算得如此精準,熟諳選舉的民進黨豈會不知?

高嘉瑜在選情危急的情況下,為回防基本盤而道歉,深綠支持者不領情,中間選民只能遺憾,那麼錯的到底是高嘉瑜?還是民進黨?深綠支持者硬要在她的選區支持側翼政黨參選人,結果就是寧可棄守這個選區也不要高嘉瑜,那麼錯的到底是高嘉瑜?還是民進黨?如果民進黨自認沒錯,那就只有一個答案,民進黨真的認為選局大勢已定,少一席立委不影響大選,也不影響民進黨在立法院過半席次的結構,那麼錯的反而是在野政黨了,因為他們的孱弱讓民進黨不必有丁點危機意識。

20230916-011336_U23726_M888817_791e
爭取連任的民進黨立委高嘉瑜(右)舉行施政願景說明會,邀請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賴清德北市競總主委陳時中(左)到場,她為過去說的話做的事道歉,某種程度是說給陳時中聽的。(鍾秉哲攝

從豬標章到進口蛋日期標示一路失能

這或許就是陳吉仲能讓雞蛋風暴延燒一個月,從超思進口蛋爭議,演變成全國性的食安事件,還能堂而皇之出面舉行「巴西蛋流向記者會」,被三問是否道歉却三不理的「底氣」,反正在野整合只是鏡花水月,不影響總統參選人賴清德靠基本為妥妥當選的格局。

說到陳吉仲,就不能再提高嘉瑜,美國萊豬進口舉國譁然,當時的委會推出「台灣豬標章」以安國人之心,不吃美國豬的消費者憑標章選擇豬肉,結果却發生業者用的是進口豬肉却標示台灣豬的事件,高嘉瑜在立法院質詢陳吉仲,直言,「難道你不用道歉嗎?」她氣到直言,「豬標章應該貼你頭上。」陳吉仲情商不低,回以「我很願意為台灣豬代言」,然而,食品標示不是笑話,台灣豬標章被混用,到如今進口蛋日期標示錯誤,請問:農業部對食品標示還能精準標示有效管理嗎?

陳吉仲的記者會洋洋灑灑列出多張圖表與數據,說明進口蛋「流向」,他對民眾「流向」二字顯然有閱讀障礙,從從進口國到數量,從洗選、報關到倉儲,都是「流程」而非「流向」,地方政府要求農業部公開合約與流向不可得,只能展開「區域聯防(稽查)」,意思是中央失能地方自救。

賴清德護不住高嘉瑜管不住陳吉仲

吃蛋不分藍綠,不要說國民黨執政縣市加強查緝,桃園市查到「混蛋」和液蛋,高雄市政府也對進口蛋日期標示錯誤開鍘重罰,做為民進黨執政的「南面王」,陳其邁碰上這等食安危機,能不胸中鬱結,一口氣吐不出來?如果陳其邁還是行政院副院長,他對雞蛋危機會如此遲鈍嗎?此刻的行政院副院長鄭文燦對地方公開流向的要求,竟回以要地方政府上公文,典型的官腔官調,如果鄭文燦還是桃園市長,他是否也會不聞不問?陳其邁要為自己保留競選連任的籌碼和民意聲望,鄭文燦或許以為民進黨總統大選一帆風順,再不必經過選票洗禮就能當個「自為之的好官」,他却忘了,但凡「自為之」者都不可謂「好官」。

對高嘉瑜的道歉和陳吉仲的不道歉,全付精神與完全時間在競選總統的賴清德,只能事不關己,高嘉瑜是四年前賴清德與蔡英文競爭初選提名時,極少數撑到最後陪賴清德掃街拜票的公職,但賴清德護不住高嘉瑜;陳吉仲則是他管不了的內閣閣員,如果賴清德還是行政院長,他能容忍農業部連個雞蛋兩年多都搞不定嗎?

所謂「錯誤的政策比貪污可怕」,雞蛋風暴連「政策」都談不上,就是施政技術失能,不論陳吉仲道歉或請辭,都挽回不了混蛋進入市面的事實,也挽回不了壞蛋要銷毀的命運,莫名其妙迸出超思進口蛋大包的時候,陳吉仲還能志得意滿認為這是六十億的「經濟效益」,此刻宣布銷毀五千多萬顆進口蛋,又該做何解?從高端疫苗到巴西進口蛋,都是砸錢再銷毀,政策打水漂的責任,該跟誰討要公道呢?說道歉,真的太輕鬆了。

(原始連結)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