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航國內線撞機 17歲瑞典青年:不懂日語但就跟著大家匍匐前進

0
08e00228d9244b41b91889a25af5872d

2023年1月2日,日航516在羽田機場擦撞海上保安廳飛機後起火,圖為機尾逃生狀況。路透社

太報Tai Sounds
作者 林宜萱

日本航空由札幌飛往東京的516航班,本月2日傍晚降落羽田機場時擦撞海上保安廳飛機,兩架飛機起火,日航客機全員逃生,海保機5死1傷。日航班機上有少部分外國人,一名不懂日語的17歲瑞典青年憶述當時狀況,稱大家雖然很害怕,但騷動比他想像得小很多,後來是跟著其他人一起爬向逃生口疏散。

《紐約時報》3日報導,17歲瑞典青年德艾布(Anton Deibe)來自斯德哥爾摩,目前還是高中生,這次全家人一起來日本為父親過50歲生日,先去北海道新雪谷滑雪一週,接著要去東京玩一個禮拜,於是2日從札幌搭乘日航國內線516航班飛往東京。

全家人的機位是分開的,德艾布和他15歲的妹妹一起在機尾左邊區域倒數幾排,妹妹座位靠窗;媽媽在他們前面2排,爸爸在他們前面7排。德艾布說,在降落之前,整趟飛行都很愉快;妹妹望著窗外,他看著椅背螢幕,發現再3分鐘就要到了,於是彎下身子打算把外套收到背包裡。

「當我彎腰時,我左臉忽然感覺到很熱的熱氣,我起身往左邊一看,發現窗外都是火和煙。機身也開始大力搖晃,就像遇到很強的亂流一樣,座艙裡變得很熱,而且所有燈都熄滅了,周圍黑壓壓的,一開始連緊急照明燈都沒亮,就只有火光。」

德艾布猜測是飛機遭遇了鳥擊,但也不太確定,只覺得機輪好像在跑道上彈跳。不久,飛機就停了下來,「每個人都開始用日文大喊大叫,我什麼都聽不懂。不過騷動的程度比我想像中少很多,大家其實都還算冷靜,雖然一定都是很擔心、很害怕的」。

德艾布是在逃生後才知道飛機擦撞到另一架飛機,擦撞的部分就在他的座位附近,「我不知道我們那時是撞到另一架飛機」,機上的人看見機體外冒煙,後來煙霧開始滲進來,「有燒焦的味道,聞起來就像是有化學物質在燒,感覺有針在喉嚨那樣」,於是他用連帽外套遮住口鼻。

這時,德艾布的爸爸來到他和妹妹旁邊,空服員拿著手電動在走道上移動,「呼吸越來越困難,實在很不舒服。我們還是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那時候只希望有人可以趕快打開緊急逃生門,趕快讓我們跳出去」。

從德艾布一家拍到的機上畫面,可以看見機艙內煙霧瀰漫,被窗外的橘色照映著;一些乘客用日語喊著「請開門吧」,有些人則是互相交談,說著「他們不能快點開逃生門嗎」,但幾乎沒有人擅自行動;一些人起身想拿上方置物櫃的行李時,空姐厲聲大喊「放下、行李放下」,從而制止了那些乘客。

幾分鐘後,逃生出口打開了,「大家用日文喊叫,我們全都彎著身子,我想大家應該是匍匐前進的吧,就覺得我們也應該跟著做。我後面也有人跟著一起爬行,至於我前面,我什麼都看不到。大家都爬得很快,我爸爬在我前面,我妹在我後面,我媽殿後」。

爬到緊急逃生口後,要從緊急滑梯溜下去也是一個挑戰,何況德艾布的右手最近才剛動完手術,石膏還沒全部拆掉。不過,他仍順利滑下去,一家人用最快的速度遠離飛機,逃到一片草地上,「我們就是拚命跑啊,那時還能聽到引擎一邊運轉一邊噴火的聲音,飛機陷入超大的火焰裡,我們只想離它越遠越好」。

德艾布連背包也沒拿,只剩下身上的衣物。不過全家都平安無事,會繼續他們的日本旅遊;回想起這次經驗,德艾布說,「滿可怕的,感覺很不真實,好像在拍電影」。

除了德艾布一家來自瑞典,已知機上還有一些香港乘客,澳洲政府也表示當時機上有12名澳洲公民。機上共367名乘客(含8名學齡前幼兒)、9名空服員和3名機師,全數生還,約有14人輕微嗆傷和擦傷。而海上保安廳的飛機則是5死1重傷,據海保機黑盒子,海保機機長疑似誤解塔台指令而進入了日航516降落的跑道。

#日航 #海上保安廳 #羽田機場 #飛安 #撞機 #日語

(原始連結)